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烈火书吧 >> 冠盖满京华 >> 第345章 弄巧成拙终成真,除夕之日故人来

第345章 弄巧成拙终成真,除夕之日故人来

虽说是人人高兴,可最高兴的人,却自然是陈衍无疑,笑得就连嘴角都快豁开了。只他好歹还记得镜园那边的天使拖延不得,三言两句甜言蜜语哄得朱氏松了口,竟是答应让他送姐姐和姐夫回去,顺带看看热闹。而一旁的苏仪则是再没了留下的兴趣,虽是肚子空空,却仍当即提出了告辞,陈滟原本想留下,可禁不住他的冷眼,也只得一同随着走了。

陈澜想着刚刚杨进周错过了吃饭,正要让他随便用两口再赶回去,朱氏已是连声吩咐绿萼去预备攒盒,装上几色点心留着路上垫垫肚子。至于陈清和陈汉,跟着的丫头趁别人不注意,已经早就悄悄叫了他们俩离开。而陈汐则是仿佛没看见丫头的眼神似的,一直默不作声地站在那儿,直到陈澜随着杨进周离开时,在正房门口拉着她的手低声说了几句话,她盯着那远去的背影瞧了好一阵子,这才默默地转身打算走。

“老太太,老太太,前头……前头兵部文书到了!”

闻听此言,陈汐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见是郑妈妈一阵风似的冲进了正房,她略一踌躇就站了一站,不一会儿,只见一个小丫头打起了门帘出来,郑妈妈亲自搀扶了朱氏出来,后头还跟着几个大丫头。一行人看上去都有些紧张不安,竟是没有一个注意到她。面对这样的情景,等前头人出了穿堂,她就头也不回地对身边的丫头说道:“走,跟去看看。”

“小姐,要是老爷和姨娘知道了……”

“你都应该听到是兵部文书了,除了爹,这家里还有谁会得到什么兵部文书?”

撂下这话,她再也不理会那个瑟瑟缩缩的大丫头,疾步朝前走去。沿着夹道转弯出了一扇角门,她也顾不得其他,又加快了脚步前行,终于在前头那仪门处看到了好一群人,都是些探头张望的媳妇婆子。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奔上了前,四下一看就叫了个平素最喜欢饶舌的媳妇过来,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媳妇赶紧赔笑行了礼,可听到那问话不禁有些犹豫,只是面对陈汐那冰冷的目光,她很快就败下阵来,只得嗫嚅着解释道:“五小姐,小的也不过是听到她们在议论,说是……说是兵部下了调令,甘肃那边战事吃紧,所以要调了三老爷去镇守肃州……”

那一瞬间,陈汐只觉得脑际轰然巨响,随即踉跄后退了好几步,甚至也没注意到那媳妇变幻不定的眼神。好容易稳住了身子,她呆呆地看了一眼那前头或兴奋或摇头或窃窃私语的一众人等,突然头也不回地转身朝来路走去,两只手狠狠绞住了那条帕子。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陈澜和杨进周刚刚才出了仪门就正好遇着兵部前来传达文书。只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来人竟不是如平素那般专向陈瑛传达,而是犹如传旨的太监,一到前头就大声嚷嚷了开来,人还没到陈瑛书房,消息就已经人尽皆知。此时此刻,陈澜在杨进周的搀扶下上马车时,仍免不了往那书房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即才低下头上了车。

自打上一回惊了马,如今只要夫妻俩出门便是同乘一车,如此一来其他云姑姑柳姑姑和几个丫头之类的人便只能分乘另一辆车。车门一关,厚厚的帘帐一落,不虞被人听见车中的谈话,因而这会儿杨进周揽着陈澜,便将刚刚陈瑛说的那番话转述了一遍。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陈澜低低呢喃了一句,见杨进周诧异地看着她,她就依偎在了他的怀里,轻声说道:“和毫无寸功,仅仅是凭着走通门路才得以袭爵的汝宁伯不同,三叔毕竟是有功之臣。哪怕是我封了县主,嫁了你,哪怕如今四弟努力学文习武,终究是只在起步,除却他出身长房,并没有一条及得上三叔。三叔对长房的忌惮不过是借袭二字,可上百年来那么多借袭的勋贵,有几个还回去爵位的?他其实什么都不用做,便已经是稳操胜券,根本不必有那么多小动作。”

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杨进周方才摇摇头叹息了一声:“生在勋贵世家,从小看的就是兄弟相争父子相疑,哪怕有能力有才具,能够海阔天空,却仍要回来相争,却是何必?他提醒我的那些话,无非是想说那么多人都有了封赏,我却因为你的连累什么都没得到……他却不知道,我年轻高位,其实压根不想再进一步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语气蓦然低沉了下来:“我倒是希望,皇上只封你一品夫人,那是你应得的。”

“呆子,只有夫贵妻荣,难道你要被人说妻荣夫贵?”

“那有什么不好……”

夫妻俩在车厢中你一言我一语地低声说着,待到外头车门传来了轻轻的叩击声时,陈澜方才回过神,眼睛望了望角落里原封不动的攒盒,发觉自己的鬓发又乱了,不禁颇有些尴尬。好在已经在从前新婚后头一天去汝宁伯府拜见时吸取了教训,她立时从小抽屉里取出了镜子,三两下抿好了头发,才戴正了那金蟾分心,外头突然传来了陈衍乍呼呼的嚷嚷。

“姐,姐夫,你们不是睡着了吧?”

“开门!”

陈澜闻言暗自嗔怒陈衍不知趣,随即赶紧吩咐了一声。等到从昏暗的车厢中走到了阳光底下,她本能地眯了眯眼睛调节了一会,耳畔就传来了戴总管那熟悉的声音。

“老爷,夫人,司礼监曲公公正在致远堂等候。”

“那好,咱们快去吧!”

致远堂中,江氏陪坐上首,司礼监太监曲永正坐在左下首的一张交椅上,兴许因为刚刚能说的话都说完了,两人竟都是仿佛在闭目养神。直到依稀觉得背后仿佛有人靠上来低低言语了一声,曲永才睁开了眼睛。几乎是门帘高高打起的同时,他也弹了弹衣角站起身来,又自然而然地翻下了刚刚还卷起了半截的袖子,把手腕盖得严严实实。

两边相见,陈澜和杨进周自然是对此前的延误大表歉意,而曲永自然也表现得大度得很,丝毫没对此表示任何不满。香案等等都是早就备齐的,一干人依足了规矩在相应位置站定之后,便各自就了拜位,当那熟悉的开头再次在耳边响起的时候,陈澜竟是突然有一丝恍惚。

她有些失神,但江氏却不免扫了一眼那玉轴鸾锦卷,卷首尾织着升降龙纹图样,那两条飞龙中间印有奉天诰命四个烫金篆字的诰命卷轴,心中百感交集。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夫母以子贵,妻以夫荣,闻诸通古,列在方策。惟尔右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杨进周母江氏,妻海宁县主陈氏,筮惟福允,归乃庆馀,备娴《诗》、《礼》,夙擅言辞。断织捐金,道姆师之雅训;采苹铭菊,遵女史之明规。今遣司礼监太监曲永,册封江氏为一品太夫人,陈氏为一品夫人。尔其无违藩守,务於和理,而使家可长久。圣人重之,可不美欤!敬之哉!”

尽管和上一次的封册截然不同,但那文理仍然让陈澜听得头皮发麻,待到末了站起身的时候,她恭恭敬敬地接过诰命往一旁的供桌上摆好,可回过头时却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敢问曲公公,这诰命不知道出自谁人之手?”

“这是礼部的事,先后两回都是内阁首辅,华盖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宋阁老亲自主笔。”

曲永淡淡地解释过后,便冲着杨进周说道:“这一品夫人封了,杨大人自然另有委任。只现如今皇上还不好公布,所以得迟上一阵子。想来以杨大人的大度,不至于介意被人说一句妻荣夫贵的。”

倘若不是确定那会儿夫妻之间的戏谑断然不至于被人听到,就是听到了也不会这么快耳报神地传到曲永这儿,因此陈澜虽有些尴尬,可见杨进周都是没事人似的,她自然也就当没听见似的过去了。及至把人送走,刚刚一直躲在檐下看热闹的陈衍方才凑了过来,一家人反身回了惜福居正房坐下之后,江氏遣开下人们之后,第一时间长长吁了一口气。

“说实话,这几日的事情实在是让人应接不暇,如今就连封赏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不觉没了太大的感觉。你们俩不在的时候,我陪着曲公公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他说锦衣卫已经查了分明,惊马的事,是那位锦衣卫缇帅欧阳行在杨家本家安插的暗探,喂马的时候掺了好些加了麻药的草料,还说是欧阳行为龙泉庵主勾结,所以已经赐死了,前任缇帅卢逸云亦是与那位龙泉庵主有涉,勒令自尽了。都是这些不消停的败类,生生害了多少人!”

是欧阳行?连卢逸云都不曾逃过?

陈澜和杨进周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的眼睛里终于都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而陈衍则是小拳头往扶手上重重一砸,怒气冲冲地哼道:“真是便宜他们了!”

永熙二十六年的除夕对于整个天下来说,都有意味非常的含义。就在之前一天的朝会上,皇帝提出要南巡江南,结果上上下下无数臣子力谏阻止,到最后总算是说动皇帝收回成命。只不过,天子在前事不成的情况下,却以江南入冬以来多地频频地震为由,命皇四子荆王前往江南巡查。这一条虽是最初引来群臣以孝道反对,可是在部阁重臣集体默许的情况下,也就这么顺顺当当定了下来。

只不过,外间的纷纷乱乱,如今的陈澜都只是听过就算了。小年之后的这几日她最为轻松惬意,几乎更胜新婚燕尔的那段时光。因为丈夫不用去朝堂日日奔忙,她可以看着他练剑骑射,他可以陪她看书写字,夫妻俩亦或是出门去佛寺道观一览这年前的风光,也能和婆婆一块乔装打扮去大街上亲自采办一回年货。再加上时不时上家里来凑热闹的陈衍,喜欢讲积年趣事的江氏,一家人好不是其乐融融。

因而,对于自己来到这个时代之后的第二个除夕,陈澜远远比去年的这时候更尽心投入。倘若说那会儿的她尚在熟悉这个陌生的时空,那么如今的她就已经完完全全融入了进去,哪怕不能说如鱼得水,睡梦之中却也已经很少再浮起那段并不算久远的记忆。

此时此刻,眼看着几个丫头轻手轻脚地将那一套套精美的碗盘杯盏在桌子上布设整齐,耳听着一个媳妇肃然在身前报着晚上除夕团圆饭的那一道道菜肴,手里捧着一盏茉莉花茶的她只是间或淡淡点点头,并没有再作指手画脚。只在庄妈妈进了门来,说道了晚上放烟花时的诸多布置,她才定下心来仔仔细细听了听,末了便提醒了一句话。

“其他的都不打紧,只激桶和水井等等都要事先看好,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是,夫人尽管放心好了!”

庄妈妈答应一声正要出去,杨进周就进了门来,随手解下身上大氅交给了一旁的红螺,这才苦笑道:“我原本还想着镇东侯世子孤身一人在京城,二公子毕竟尚未上京,想请了他晚上到咱们家来热闹热闹,结果却被人抢在了前头。你是没看到那时候的样子……”

说到这里,一贯冷峻的他竟是忍俊不禁。陈澜见他这幅模样,白了一眼便冲旁边的东屋努了努嘴,等他先进了屋子去,她方才嘱咐了云姑姑和柳姑姑在外头掌总,旋即才起身往东屋去。一放下帘子,见坐在炕上东头的杨进周除了没有放声之外,那咧嘴大笑的样子着实可乐,她立时快步走到他对面坐下,这才诧异地问道:“究竟是什么事这么好笑?”

“今天除夕,因皇后故世,所以皇上下旨宫里只摆午宴。结果我到镇东侯府的时候,恰逢荆王殿下亲自登门,邀了萧世子晚上去王府一同守岁。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几乎以为自个听错了,镇东侯身边的那两个书童,还有侍卫和跟进来的那位唐管事……那嘴张大得简直就能吞下一个鹅蛋。萧世子那会儿脸都青了,可荆王殿下竟是又信誓旦旦地说……说这是皇上旨意,为免镇东侯世子除夕孤单一人!我看那唐管事的样子,几乎是想要闯宫质问是否真有这么一回事,倒是萧世子脸色变幻了一阵子,也不知道最后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哪怕是随便想想,陈澜也能描绘出当时是什么场景,忍不住也笑开了,但旋即就冲着杨进周嗔道:“好歹萧世子也是娘和我的救命恩人,你也不知道拉他一把……荆王殿下也是的,上一回在护国寺就是一口一个萧郎,听着连我都觉得浑身直冒寒气。”

“荆王殿下就是那性子。”杨进周想想萧朗那时候的表情,忍不住又笑出了声,“我虽只托了周王殿下的福才见过他一回,可那会儿他对我也是一样的,百般打趣戏谑,要不是我当初在兴和时,曾经见过真正的……咳,就真要被他糊弄了!放心,他既是敢把皇上搬出来,总不至于是假传圣旨,而且看到我居然还打趣说他那王府大得很,要是我愿意,不妨带上娘和你也一块去夜游玩乐,我哪里敢应,只好落荒而逃,很不厚道地把萧世子给扔下了。”

“你你你……”

陈澜终于忍不住了,指着杨进周连说了三个字,几乎连炕椅靠背一块都给带翻了。生怕这笑声引来外头人关注,她只好捂着嘴乐了好一阵子,随即才抬起头没好气地说:“得,今夜无事便罢,若是有事……看萧世子得恨你多久!”

“我都说了此事大可放心,你就别操心了,难道我还会害了娘和你的救命恩人……我就对你实说了吧……”

夫妻俩在东屋拌嘴,虽是竭力抑制,却仍不时有笑声传出,外间柳姑姑正在核对晚间打赏所用的青钱数目,自是频频回头,到最后还是云姑姑看不过去,轻轻拉了她一把,又低声说道:“才只是两个月的新婚夫妻,言笑无忌才是常理,想当初……还不是这样?”

“我知道……只是心里高兴而已!”

两人正这么说着,外间一个媳妇突然打起门帘进来。来人见明间里头的人都对着她瞧,慌忙屈了屈膝行礼,又陪笑道:“小的是二门上打发来送消息的,因见院子里没人,所以就乍着胆子进来了,还请几位嫂子和姐姐恕罪。实是因为外头有人自称是老太太家里的亲戚,说是打江南来的,这回专门上京送节礼。来的是两位妈妈,送了整整两车的东西。”

此话一出,别说柳姑姑云姑姑大吃一惊,就连正在低头誊写账本的芸儿和清点晚上所用瓷器的红螺也抬起了脑袋。云姑姑沉吟片刻,立时问道:“这事情怎么不先去回老太太?”

“是这么一回事,老太太正在歇午觉,是庄妈妈出来,说如今夫人主持中馈,这些事情自然也当先回禀夫人。再说,江家都已经多年不曾走动了,哪里会突然来的什么亲戚,别是打着亲戚的名义送礼,亦或是别有所图。”

听了这话,柳姑姑才点了点头,立时进了东屋禀报。不一会儿,她就在内间打起了帘子,让了杨进周和陈澜出来。因是江家的亲戚,陈澜自然那眼睛斜睨杨进周,却不料杨进周竟是对她摆了摆手:“江家的人我从记事起就几乎没见过,唯一一个也就是我刚回京那会儿的事,上门的时候炫富似的送了一堆东西,说话却还拿腔拿调,结果母亲一声送客,我就赶人了,没什么印象。你是家里的主母,今天本来就事情多,索性就不见吧。”

尽管陈澜也不想惹麻烦上身,可是,这腊月三十的除夕,倘若真是把江南江家前来送年礼的人挡在门外,那动静就比从前杨进周赶人的那一次大多了。因而,思来想去,她暗想连杨氏本家都消除了隐患,万万没有晾着婆婆娘家为人所趁的道理。

“既如此,把人安排到外头小花厅,我这就去见。”

那报信的媳妇也是新进镜园还不到半年的人,刚刚听杨进周这般说母家的亲戚,脸上表情顿时很有些古怪,直到陈澜松口,她才赶紧答应了一声,又步子轻快地转身出了门。

“大年三十的,总得见一见知道什么来意,否则拦了一次还有第二次,没第二次人家也会在你脸上抹黑,你现在可不是刚进京那会儿了!”陈澜三下五除二把杨进周那反对堵回了嘴里,随即笑着站起身来,“放心,这些应付亲朋故旧的事,我最在行。”

见陈澜招呼了一声,不一会儿东屋里就出来了沁芳和两个小丫头,主仆三个须臾就出了门去,杨进周在原地站了良久,突然二话不说拔腿追了出去。瞧见这光景,屋子里云姑姑柳姑姑面面相觑,随即同时轻笑了起来。

小花厅中,陈澜一踏进门,就看到了那站在左手位置的两个中年妇人,全都是一色的素绸右衽斜襟小袄,青绸掐丝比甲,看上去端庄大方。见着她进来,两人全都忙不迭地上前施礼,又陪笑道:“小的见过夫人。”

“你们是……”

“小的是金陵江家的人,奉命来镜园送节礼。”说话的那圆脸中年妇人毕恭毕敬地上前双手呈上了一份洒金红笺纸,见陈澜旁边一个大丫头接了转送了过去,她便垂下眼睛说,“十五老爷让小的捎话说,从前的事情,是家里对不住姑太太,如今时过境迁,老族长也已经是重病在身,这当年的旧事还请姑奶奶能够宽宥一二。若是姑奶奶愿意见,明日十五老爷会亲自登门贺新春。”

这些旧事江氏只提起过家中逼迫和离改嫁,至于还有那些亲友却只字未提,因而陈澜只淡淡听着,不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迅速扫了一眼手里的礼单。

见上头不是绫罗绸缎就是金银物件,价值不菲,她顿时蹙了蹙眉,随即就问起在路上走了多久,怎么来的。听那中年妇人先提了一句漕河,随即才改口说是陆路走了许久,又絮絮叨叨说了好一阵子的话,她的心里不禁隐隐有了些猜测。正当她试探那位十五老爷的时候,外头就传来了江氏的声音。

“你刚刚说十五老爷……莫非是十五弟亲自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冠盖满京华请大家收藏:(www.liehuoshuba.com)冠盖满京华烈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冠盖满京华最新章节 - 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 - 冠盖满京华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冠盖满京华 烈火书吧

猜你喜欢: 金陵春侯府商女似锦腹黑丞相的宠妻孤女勤王凤回巢[红楼]权臣之妻天下第一妃:神医狂妻纷纷落在晨色里欢喜记事医妃读心术巧为农家女喜盈门穿越之傻王哑妃医妃权倾天下继母养儿手札重生九福晋金枝夙孽法医王妃不好当!弄儿的后宫圣手毒心之田园药医以嫡为贵穿越之柔倾天下重生之田园似锦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家有悍妻怎么破
完本推荐: 疯狂升级系统全文阅读至尊箭神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君九龄全文阅读古代试婚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野蛮王座全文阅读恶汉全文阅读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全文阅读校园第一废物全文阅读攻略那个渣攻[快穿]全文阅读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星峰传说全文阅读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战神变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天字嫡一号全文阅读锦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吾家娇女我成了领主流放者独步成仙放肆[娱乐圈]最佳娱乐时代绝世神王在都市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战场合同工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抢救大明朝最佳女婿男神投喂指南明月松江照电影世界私人订制仙侣情侠传猛卒透视医圣剑骨都市之最强狂兵神魔之上愿少年是少年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箭魔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葫芦娃大战火影海贼第一赘婿狂婿画满田园

冠盖满京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冠盖满京华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冠盖满京华 烈火书吧移动版 - 烈火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