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烈火书吧 >> 冠盖满京华 >> 第370章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第370章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瘦西湖位于城郊,湖畔本没有路,可走的人多了,渐渐就踏出了一条路来。最初这条道晴天多尘雨天泥泞,到此游玩的达官贵人颇为不便,就有富户筹资铺了石子路,而随着在这儿兴建别院庄园的越来越多,原先那条一丈见宽的石子路也渐渐不敷使用,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条围绕湖边供人行走的宽阔青石路,一条黄土垫道供车马通行的马路。

眼下正是阳春三月,春光明媚的大好时节,内圈那青石路上,不少文人墨客正在那踏春赏玩,隐约能听见不少诗词吟诵随风飘过来,而外圈的黄土路上,却是继而连三有快马或马车风驰电掣地驰过,不时引来内圈士子们懊恼的埋怨声。

身在飞驰马车上的陈澜却丝毫没有什么煞风景的自觉。她的拳头松开了又握紧,握紧而又松开,微微眯起的眼睛仿佛在入神地看着那空无一物的眼前,而心里则是一瞬间转过了无数设想。当耳边传来云姑姑的提醒声时,她立时定了定神,眼看云姑姑和红缨先下了车,她就弓着身子钻出了车厢,正要去踩车镫子的一刹那,却发现萧朗正好站在二门口。

“杨夫人。”

陈澜愕然之后,连忙先下了马车,站稳之后看了一眼四周,这才问道:“公子这是……”

“我正想去万泉山庄,谁知才到门口就得知夫人来了。快,里边请。”

见萧朗如此说,陈澜以为他也知道了事情原委,神情不禁一黯,点了点头就随着他往里头走去。一路上她揣着心事,再加上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也就一直没吭声;而萧朗更是向来冷峻不愿多言的人,更是默然不语。他们两人这么一沉默,跟着的人更加是不发一言,一时间虽是在室外,可仍是仿佛有一种沉闷僵硬的气氛重重压了下来。

到了书房,萧朗屏退了闲杂人等,陈澜则是只带了云姑姑,令红缨在外头守着门。两扇大门一掩上,陈澜端详着脸色显然很难看的萧朗,突然开口说道:“萧世子可是知道了,叔全在南通不见了?”

“什么?”萧朗闻言勃然色变,见陈澜对此仿佛深为意外,他顿时一下子捏住了那厚实的大桌案,一字一句地说,“不瞒夫人说,三天前,我刚接到了荆王殿下从南京送来的信。他说是有十万火急的要紧事去办,要毕先生前往襄助,于是我就放了人过去,可谁知道……谁知道就在刚才,那边送来了消息,说是人不见了,随行的一个千户不见了,此外还有数十随从,另一个千户乱了手脚,所以急巴巴地打发人来问我!”

原本只是一个消息,如今却陡然之间叠加上了另一个,两人顿时面面相觑。好一会儿,陈澜才苦笑了一声:“这么说来,两个正主竟然全都不见了……”

萧朗向来不知道怎么安慰人,见陈澜表情恍惚,他连忙上前一步,可待要说些什么却都觉得不妥当,好容易才憋出一句话来:“杨夫人但请放心,杨兄那样机警勇武的人,一定会平安回来的。至于那……荆王,他素来滑溜,也决计不会有事。”

“如今之际,先打听他们的下落来的要紧。另外,眼下不是有事没事的问题,而是他们不在,之前被支开的那些官员若是杀了回来,你我该如何应对?”陈澜看着萧朗,见其不好意思地扯动了一下嘴角,知道他此前打算去万泉山庄找她,多半也是想到了这一茬,便正色道,“先头那几位都赶去了淮安,如今差不多十天了,有什么事兴许也已经料理完了,这要是知道了讯息赶回来,便是大麻烦了。”

“是,我之前顶着那含含糊糊的身份见一见樊知府这样层面上的人还好,若是如平江伯和周御史这样的,到时候极可能事情不成反惹祸。”萧朗烦躁地在屋子里踱着步子,突然停住转头问道,“杨夫人,有没有可能瞒着这讯息不让人知晓?但使他们赶了回来,只要我继续避一避,你随便找借口说杨大人去了别处……”

“瞒得了一时,瞒不了长久,之前但使扬州城有什么风吹草动,转眼间在南京的那些人就能得到动静,这次兴许他们决不至于不知道。此前叔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也只能管用一次而已,更何况你如今顶着的身份关碍太大,而且淮安那边的官船本就没有正主。”

说到这里,陈澜顿了一顿,突然想到了江大太太的话和此前搜罗到的那一摞书。不管是别人有意让其落在她手里的也好,是真正的走运也罢,和如今这另外一件事搅在一起,接下来的情形可谓是错综复杂,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萧世子,镇东侯府和江南这边,从前可有过什么往来?”

“往来?奴儿干城至为苦寒,如今粮食虽说大多能自给自足,可终究种不了棉花,所以户部只发战袍,棉衣等等这些东西往往要靠江南这边采购,走海路上奴儿干城。”说到这里,萧朗不禁有几分诧异,“可因为我此行隐秘,江南这边的人都还没得到讯息呢!”

“有人就好,这样,萧世子若是信我,就这么办……”

云姑姑一直站在门帘边上一动不动,见陈澜和萧朗先是计议着,继而则是到了书案边上写写画画,最后陈澜索性坐了下来写字,而萧朗则是在旁边帮忙磨墨,不消一会儿,写好的一样东西就都交给了萧朗,随即又朝她这边招了招手。她慌忙快步走上前去,接过陈澜递来的另一份东西。

“姑姑,待会烦劳你走一趟锦衣卫扬州暗哨,萧世子会给你两个人。你把这封信交给他们,命其用八百里加急火速送到京城。另外,让暗哨把这几天筛选的江南要紧消息都誊抄一份送到万泉山庄。”

云姑姑闻言虽有些不解,但立时屈膝答应了,慌忙转身出了屋子。而陈澜看了一眼萧朗,微微颔首之后却一个字都没说。等到她从里屋走了出来,却见外头的红缨已经进了屋子,此时正疾步走上前来。待其上前,她突然一把抓住了红缨的手,靠了好一会儿,随即才往前迈了两步,可紧跟着脚步却越来越慢。

“夫人……”

“没事,只是刚刚一时用心过多,脚下没力气,你让我扶一把就是。”

陈澜温婉地对满面关切的红缨笑了笑,脚下的步子很快就迈大了,当跨出房门的时候,她立时放开了手,脊背挺得笔直。不管是从书房出偶园的这一路,还是上了马车回程,亦或是从万泉山庄二门直到雨声斋,她一直保持着那种镇定自若的表情。

然而,站在雨声斋正房门前,听着里头的欢声笑语,她却久久没有进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站在她身后的红缨都有些不安了,她才倏然转过身子,竟是大步往回走去。她也不解释,径直到了之前安顿那亲兵的地方,让红缨先进了门去,随即才跨过了门槛。

“夫人!”

那亲兵一脸壮硕的肌肉,虽说满面的黑灰已经洗去,但手上还吊着绷带,脸上也还有几道细碎的伤口。他原待要跪拜磕头,可眼看着陈澜那犀利的眼神,不觉整个人僵在那儿。当听到让他再复述一遍事情经过时,尽管之前见云姑姑的时候才说了一遍,后来陈澜亲自过来问了一遍,他仍是再一次详详细细说了起来。

当说到码头相商,两边上了船去,他原是奉命留守在外头的一个,可突然就看到那几艘船杨帆出航时,他的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一只手更是攥住了那绷带。

“夫人,卑职不该最初犹豫了一阵子,跑上前去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更可恶的是我回城里报信,竟是被挡在衙门外头,赶回来的路上还遭遇了拦路的人,拼了命才跑回来!”

陈澜仔细又问了知州衙门口被人拦住的情形,随即突然开口问道:“这些日子上船商量事情,都只是留着你一个在船下?”

“是,大人上那船上好几次了,每次都是好好儿的,从来不曾出过状况。大人带出去的都是精干人,只有小的粗笨,但眼力还成,所以大人只令卑职在外头看守。”

见那亲兵满脸的赧颜,陈澜点了点头,再没做声就出了屋子。随着那大门关上,她沿着小道走出了这座偏僻的小跨院,随即就立时招了红缨过来:“你待会去厨房,吩咐准备一些滋补的东西,比如鸡汤等等送进去,在里头加些药,让人先睡过去,然后从后门送走。”

红缨先是有些不解,随即立时露出了骇然的表情:“夫人,您是怀疑……”

“刚刚头一次我是太着急了。他是叔全带出去的人没错,有人认得他。可叔全若要上船和人商议事情,断然不至于只留一个人在下面。而且,他是一个人,若真是如他所说,曾经去过衙门,别人要留下他,何妨诓骗进去再下手?若是半道劫杀,也必定遇到的不止一两人,若是这样的险境,他独身一个,都能只受这样的轻伤平安回来,那不但武勇,而且其心智可嘉,又怎么会如同他说得粗笨不堪使用?我也只是猜测,但这等时刻,不能轻忽大意,大动干戈逼问更是不妥,但也不能就放着他不管。还是先送到安全的地方去,到时候再理论不迟。”

“您是说送到长公主……”

“是,那边是最可靠的。”陈澜说着这话,心里不免闪过了一丝希望。如果这个亲兵真是有问题,他所说的事也就不那么可信了。

红缨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随即深深低下了头,“是,奴婢明白了!”

处置了这儿的事,陈澜原打算回到雨声斋去见江氏,可半道上却被人截住了,赫然是之前从偶园领着她们过来万泉山庄的黄妈妈。就只见这一位慌慌张张屈了屈膝,随即使劲吞了一口唾沫说:“夫人,外头……外头来了好些大人们,说是,说是要见杨大人!来的人除了之前平江伯那几位之外,还有好些面生的,那气势吓人得很!”

来得这么快!应该说,来得太快了!

陈澜深深吸了一口气,若有所思地打量着黄妈妈,随即轻轻点了点头道:“你把人带到二门温泉小径那边的水榭去,就是今天我招待梁太太和艾夫人的地方。就说我才从外头回来,换身衣裳就过去瞧瞧。”

等黄妈妈急急忙忙去了,陈澜这才加快了步子赶往雨声斋。事到如今,她自是毫不迟疑地进了门,到了明间的隔仗后头,因见小家伙正在江氏怀里笑嘻嘻地说着什么,她面上一凝,随即才走上前去叫了一声娘。江氏这才放开了毕骏的手,端详着陈澜的脸色,她立时唤来庄妈妈把孩子带到外头玩耍。

“刚刚捎信说偶园有要紧事找你,你倒回来得快,怎么,是讯息不太好?”

“是。”陈澜之前就已经和萧朗商定,把那亲兵回来的事暂且瞒过江氏,因而便低下头沉声说道,“叔全和他的人竟是突然没了踪影,荆王殿下也不在当地,信送到萧世子那儿时,萧世子也不免乱了方寸,所以请了我过去商量。我才赶回来打算对您说,外头黄妈妈就传来消息,道是平江伯那几位全都来了,还多了几位别的大人。”

说是人不见了,江氏久经风雨,自然不会立时往最坏的方向考虑。只听到外头又是一大帮文武官员全都来了,她的面色不禁为之一沉,随即冷笑道:“好啊,那边刚传来了不好的讯息,这边就兴师问罪来了,倒是配合得好极了!上次是你和全哥一块出面,这回男人不在,自然是我们娘俩齐齐应付。来,阿澜你扶着我,我们去见那些个位高权重的大老爷们!”

“这……”陈澜知道外间大动静必定不能全数瞒下,所以才先来见江氏言语一声,也免得婆婆届时追问起来。此刻见江氏站起身,她不禁有些着忙,“娘,外头人太多,几位御史更是最擅长打嘴仗的,那些硬邦邦的顶撞绝不好听,还是我一个人去吧。”

“别的时候我都依你,这一回不行。什么难听话我从前没听过,这次都接着就是!”

眼见江氏犯了执拗,陈澜又苦劝了两句,见实在是无法,只好依言照办。婆媳俩又换了一件褙子,这才一块出了门。为了以防万一,陈澜还招来红螺额外吩咐了几句。等到了那水榭,两人尚未进门,就听到里头传来了阵阵激烈的言辞。

“这官员上任也是有个期限的!如今前任两江总兵走也走不得,他人却不去上任,还把老婆老娘都安置在扬州,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荆王殿下那样的天潢贵胄,分明是跟着他下了扬州遇刺,他却坚持不认,那边淮安的官船上根本就没有人!这样大的胆子,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说是去了什么刘家庄,可分明有人看见他在南通出没,还鬼鬼祟祟和码头上的几艘船接触密切。各位大概还不知道吧,南通的码头就在昨天,刚刚被一片大火烧成了灰烬!”

听得这些言语,陈澜不禁侧头去看江氏。见人虽面无表情,但嘴唇已经紧紧抿在了一起,两只放在腰间的手也正紧紧握着,她不禁心头大恼。随着红缨上前揭开了那帘子,她扶着江氏跨了进去,目光在众人脸上一扫,果然发现了几个没见过的生面孔。

“杨太夫人,杨夫人。”

尽管刚刚还在背后大放厥词,但如今是两位女眷当面,众官少不得维持着表面上的客气。今天来的这些人里头,无不是断定杨进周人不在此地,此时见到江氏和陈澜,心中自是更确信了。尤其是此前才吃过瘪的浙江巡按御史周泰同,见礼过后就抢先开了口。

“不知道杨大人可在?”不等陈澜接话茬,周泰同就皮笑肉不笑地说,“我此行是从淮安拐到了刘家庄那边,压根就不曾见着杨大人,随即又快马加鞭去了一趟南通,这才刚回来,浑身骨头也几乎颠散架了。还望杨太夫人和杨夫人莫要拿出搪塞人的话。”

“搪塞?”江氏哂然一笑,随即慢悠悠地说,“有道是男主外女主内,这男人们入朝为官奉旨办事,有几个是和家中女眷商量大事的?周御史既然是天子信臣,想来也不会因为从同僚那儿打听不出事情来,便冲着其高堂妻子下功夫吧?休说我和媳妇从不管男人们的事情,于他的下落并不知情,就是知情,冲着这机密两个字,也不是能随口透露的。”

“杨太夫人!”此时开口说话的,却是金陵知府吴应,他欠了欠身,满脸郑重地说,“因为杨大人不曾前去上任,前任两江总兵不得卸职,这交接不能办理,兵事军务等等千头万绪又该如何?”

说到这里,他就慢悠悠地说:“不过,既然当初有人把偶园的那位认作是荆王殿下,而杨大人却说那是自己同行的一位世家公子,两江总督冯大人和巡抚叶大人已经亲自带着人去偶园了。若是,自当拜见之后叩询真相;若不是……奉旨巡狩江南的荆王殿下如今不见踪影,纵使杨大人并非与其同行而来,遇着这样的大事,他是不是也应当协同彻查?而且,那位寄住在偶园的公子,是不是也该说明一二,缘何放任那种风声流出来?”

话说到这个份上,无疑是赤裸裸地把所有东西都摊到了台面上,一时间整个屋子里一片寂静。陈澜瞧见平江伯方翰和南京守备许阳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打算作壁上观的态势,心里哪里不明白他们的想法,当即搀扶着江氏的手微微一紧,果然婆婆就淡淡笑了笑,没接那话茬。

“吴大人所言上任事宜,原是没有错,只上任之事一有事急从权,二则是期限有长有短。我家老爷从兵部办关领上任事宜的时候,期限便是……六个月。”陈澜见众人一下子为之哗然,便颔首笑道,“诸位若是不信,可去兵部打探。只这事情前任两江总兵该当知晓,至于为何不知会诸位,倒是奇怪得紧。至于偶园……”

她拖了个长音,见门外又有人蹑手蹑脚进来续茶,就有意停了下来。直到人一一续茶之后又退了下去,她才一字一句地说:“偶园那边住的人,是镇东侯世子!”

此话一出,放眼望去见满座皆惊,陈澜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这一招可谓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相信那是荆王的,自然是为之愕然;不相信那是荆王的,更不会想到自己把人揭出来。因而,只是这么一停顿,她就若无其事地说道:“镇东侯世子奉父命到江南采办,请示了皇上之后,正好趁着我们下江南同船而行。至于错认,他又不曾宣扬,又不曾冒名,难道他堂堂世子,经不起别人称一声公子?”

坐在末位的扬州知府樊成此时是满头大汗,可偏偏不敢抬手去擦,哪怕低着脑袋也能察觉到两边射来的无数恼怒目光。虽是丢了大脸,可想到只要咬死不认错认了人,他就什么麻烦都没有,一时间又自我安慰了起来。

“既然杨夫人这么说,咱们也没什么好问的了。”督漕御史林之善这时候才站起身打圆场,“这么着,杨大人的下落,咱们让地方州府留意着就是,偶园那边冯大人和叶大人想来扑了个空,咱们赶紧过去,会合了之后再商议一二。”他说着就意味深长地冲陈澜拱手做了一个揖,“今天实在是惊扰了杨太夫人和杨夫人,接下来自然是我们这些男人的事,绝不会再行惊扰两位。”

尽管他在今天的来人中品级算不上最高,但这一领头,文官们自然都是站起身来。而作为武官,平江伯方翰这才弹了弹衣角站起身,得体地拱了拱手之后却第一个拔腿就走,许阳自然是连忙追了出去。不过一会儿功夫,刚刚满屋子的人就散得干干净净。

“阿澜,还是你能干,这就轻易打发了他们。”

面对如释重负的江氏,陈澜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好半晌才叹了一口气:“娘,只是暂时解决了眼下的事,要说打发还早得很。”

“没事,再大的风雨我都见过。”江氏的眸子中闪动着奕奕神采,因笑道,“等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全哥一定会回来的!”

希望如此……不,是一定如此!她这边不管如何运筹帷幄,可要决胜,却还得看不知道人在何处的他!

陈澜在心中默默祷祝着,又对江氏点了点头,随即少不得扶着人回去。等到抽身再去过问那亲兵情形的时候,她果然得知,那人在屋子里果然是行踪诡异,不但对送饭的人探问不已,在人前来给他换药包扎的时候亦是多有不妥,因而出自安国长公主门下的家将小丁自是遵命照办,把人药翻了之后送出了府。

仅仅是一天之后,新的消息就送了过来。

那亲兵所说的一切都是无中生有,他本是被杨进周派回来的信使,半途中偏是遭了一场大雨,拆开信封发现那封信已经是一片糊涂,着慌之下赶回了南通,恰好看见码头上一场大火,于是就编造了一套谎言回来报信。至于所言是否属实,却还得再进一步问过。

而另一个消息,则是关于那场大火——竟有流言说,杨进周勾结东洋人放火烧了南通港,事成之后上船扬长而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冠盖满京华请大家收藏:(www.liehuoshuba.com)冠盖满京华烈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冠盖满京华最新章节 - 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 - 冠盖满京华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冠盖满京华 烈火书吧

猜你喜欢: 和离小娘子欢喜记事医妃权倾天下为奴京门风月冷宫娘娘有喜啦慕南枝古代养娃日常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侯府商女回到古代当兽医药门仙医毒医悍妃:病娇王爷来吃药无纠巧为农家女齐欢[红楼]权臣之妻腹黑丞相的宠妻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王府小媳妇盘秦医妃读心术毒妻不好惹二重铜花门妙手天医
完本推荐: 战神变全文阅读恶汉全文阅读超级仙医全文阅读材料帝国全文阅读修真界依然有我的传说全文阅读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混乱中立迦勒底[综]全文阅读光头武僧在都市全文阅读唯我独尊全文阅读医妃读心术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崛起复苏时代全文阅读炼金狂潮全文阅读娇妻如云全文阅读念春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三栖特种兵重生完美时代极品妖孽至尊[综]无面女王降临现实的无限世界最强红包皇帝药门仙医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剑徒之路超品命师满级导演九零年代艺术家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农门福宝小媳妇来自地狱的男人美食小饭店逐仙鉴穿成八零福运小团宝天神诀小阁老重回五零当军嫂这题超纲了剑骨剑叩天门我的绝色美女房客万古神帝仙草供应商御鬼者传奇斗武乾坤晚安,总裁大人

冠盖满京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冠盖满京华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冠盖满京华 烈火书吧移动版 - 烈火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