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烈火书吧 >> 冠盖满京华 >> 第380章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第380章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位于淮安的漕运总督府在旁人眼里早已经成了平江伯府的私产,相形之下,位于南京新街口的平江伯府别院就低调许多。只是朴实无华的门楣围墙之内,却是叠山堆石小桥流水中间点缀着亭台楼阁,竟是别有一番婉约的园林风味。只这活水引的是地下泉水,少了通往外头的水闸,因而身在墙外,更是想象不出内中究竟是怎一番景致。

园是好园,但内中的主人却没有赏花看月的大好心情。这会儿,横跨小溪的一座精致石拱桥最高处,平江伯方翰凭栏而立,手里却捏着一封信。那字迹口吻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往日接到第一时间就会写了回信捎去,可现如今三天了,他却总有些举棋不定。昨天去见陈澜时,他甚至有过一时冲动,几乎当场把这封信撂出来。

“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眼下这时节还真是说不准谁占上风……陈兄啊陈兄,想来你意气风发回京的时候,绝对没想到会被侄女挤出了京城吧?只不过眼下她自己也是麻烦重重,金陵书院可不好惹。听了我昨天那话,她若是聪明,应当会记起在江南还有方家这门亲戚……”

“老爷,老爷!”

方翰正轻声嘟囔着,一个小厮突然从拐弯处奔了出来,疾步走上前,到了石桥下头才双膝跪了下来:“回禀老爷,小人刚去过江家,那边还是闹得不得消停,江大老爷眼看是撑不下去了。不过小的没看见江四公子,听说人之前被人打了,后来人就没在老宅出现过,想来也是知道独木难支的道理。三老太爷也没出过面,说是老毛病犯了。”

“什么老毛病,江大老爷没能耐,这才衬得出那位三老太爷来。”方翰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即不动声色地将信又拢回了袖子里,这才转过身来看着那小厮,“继续去江家盯着,有什么动静随时来报。另外,对外传出消息去,就说我这三两日之内就要回淮安。”

“是!”

见那小厮磕了个头就转身一溜烟跑了,方翰这才沿着阶梯缓步走了下来。穿过一处月亮门到了书房,见书童已经整理好了一摞书信和拜帖放在书桌上,他就不紧不慢地一封封拆看了,当看到其中一封时,他突然又惊又怒,猛地重重一拍桌子。

“来人!”

原本在门外伺候的书童连忙快步走进了屋子,见方翰满面怒容,慌忙一下子跪倒在地。书桌后头的方翰撂下那份拜帖在桌子上,旋即怒喝道:“你这狗才,为什么这等要紧的帖子居然不立即回禀!”

那书童被训得满脸的莫名其妙,好半晌才期期艾艾地说:“老爷,小的知罪。可小的全都仔仔细细看过落款,没有一份是写着官衔的,而且也没有平日常常往来那些人家的名姓,更没什么朝廷大佬的,小的以为……”

“你以为!”方翰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人就怒喝道,“滚出去到院子里跪着!跟了我这许多年,连该记的名字到现在都记不全,昏了你的头!”

等到那书童狼狈不堪地退出门去,他才低头再次瞥了一眼那份拜帖。那既不是什么竹木名刺,也不是什么印花洒金,而是普普通通的一份帖子,落款竟只有曲永两个字,也难怪以物取人的书童竟然会遗漏了。然而,也不知道曲永是让人送了帖子,意指近来要见他,还是亲自拿着此物来却被人挡在了门外。若是后者,那他的麻烦就大了!

想到这里,他更觉得胸中满盈怒气,突然又高喝传了人进来,继而气冲冲地说:“把那个狗才拉出去打二十板子,革了他书房的差事!我这儿不用这等没长眼睛没长心眼的人!”

就在方翰烦乱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的时候,外间突然又传了信来,说是杨夫人来了。得知这讯息,大感意外的他一下子停住了步子,背着手站在那儿好一阵子,随即才若有所思地问道:“是来见夫人的,还是有其他说法?”

“回禀老爷,杨夫人是来拜会夫人的,这会儿夫人正带着二小姐陪着一块见客。”

这意料之外的回答顿时让方翰眉头拧成了一个大疙瘩。虽是坐下来勉强看书,可他颠来倒去一个字都没看进去。良久,他终究是觉得妻子事先没得到风声未作预备,心里大感不放心,于是一把撂下那卷书,叫来书童吩咐了两句,随即就立刻出了书房往后院赶去。沿着甬道才到了那五间大正房门口,他就听到里头传来了女儿欢快的笑声。

“三姐姐,京城白云观的燕九节真那么好玩?等我去了京城,你也带我去瞧瞧好不好?”

“好啊,这还不容易?”

“那可是说定了,咱们拉钩!”

听到这里,方翰顿时只觉得一阵头疼,不等门口那丫头打帘子,他就自己一把扯起了门帘迈进了门。径直穿过珠帘到了隔仗后头,他就发现妻子不知道上了哪儿去,只有次女方静和几个丫头在。年仅十一的方静此时此刻根本没发现他进了屋子,竟是只顾眨巴着眼睛看着身边的陈澜,右手的小指高高翘着,满脸都是期冀。

当方翰看到陈澜丝毫没有在他面前时的冷淡防备,竟是真的笑吟吟地伸出手来,他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眼见方静回过头一瞥,随即就立时蹦了起来,规规矩矩地垂手而立叫了一声爹,他才不悦地瞪了她一眼,这才满面春风地上了前。

“我家夫人也实在是太疏忽了,竟只留着这个不懂事的丫头陪客,海宁县主还请不要见怪才是。”瞥见女儿委委屈屈地撅着嘴,他立时不悦地喝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忘了你的课程?”

瞥见方静玩弄着衣角,眼睛却还偷偷瞥了过来,陈澜也不理会方翰对女儿的冷脸,笑着上前弯腰在其耳边嘟囔了两句。见其眼睛大亮,使劲点了点头后就退后两步裣衽施礼,随即规规矩矩跟着妈妈和丫头去了,她这才抬头看了看方翰。

“都说平江伯府门风严谨,我还不信,如今看您教女也是这般严格,我才知道传言不虚。只是,静儿妹妹可不像您说的这么不懂事,平江伯夫人刚刚因事走开这一小会,她待客可是有板有眼,我当年如她这般大的时候,也未见得如此井井有条。”

要是别人夸奖自己女儿,方翰自是少不得含笑谦逊几句,可是次女方静素来是天真烂漫的性子,刚刚又这般粘人,他哪里敢接这话茬,打了个哈哈就岔过话题道:“县主今日倒是来得巧,再过几日,我和夫人还有静丫头就要回淮安了。”

“这么快就要回去了?”陈澜挑了挑眉,旋即笑道,“看来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了。若真是您一家回去了,有些事情寻不到正主儿请教,那就真的弄不清楚了。”

这“有些事情”四个字让方翰心中一动。联想到昨日才对陈澜提过其母方氏,他自然而然地以为陈澜今日来是为了当年旧事,因笑道:“所以说,既是碰的巧,自然就是有缘。县主要问什么,不妨尽管直说,但使我知道的,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我就先谢谢平江伯了。”

陈澜嫣然一笑,待到方翰入座,她跟着坐下,这才不紧不慢地说:“昨日阳宁侯府的郑管事到别院来拜见,对我说了一桩奇事。说是阳宁侯府在金陵府地面上的两个田庄,不知道怎的被人挪动过界碑。我起初还不信,让人去府衙查了鱼鳞册,又让郑管事去核查了一遭,旋即才发现真的是对不上。若是其他的田庄,自然得寻官府重定,奈何这田庄乃是早年御赐的庄园,界碑亦是每朝万岁爷登基时御赐的,这意义就非同小可了。”

方翰刚刚还是笑容可掬,此时那笑容却一下子僵在了脸上。他已经预备好了,要是陈澜问起方家的事情,他会先说方家人当年上京去探望时被阳宁侯太夫人朱氏拒之于门外的境况,然后再提一提陈澜那两个嫡亲舅舅眼下的日子,紧跟着再说一些别的,总之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而,陈澜偏是根本就仿佛不记得这档事似的只字不提,他顿时有一种蓄力已久的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可是,当他回过头来仔细琢磨陈澜的这一番话时,一时更加心惊肉跳。阳宁侯府的产业大多在北方,而江南因为鞭长莫及,早先他和陈瑛交好时,曾经悄悄地动过不少手脚。比如说那两个庄园附近的地,就都是在他一个管事的名下。当初是为了防止朱氏在倒台前在这些产业上动手脚,陈瑛总能拿回这些江南富庶之地的产业,可如今时过境迁,这竟是最大把柄!

想到这里,他好容易才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来:“那县主的意思是?”

“我年轻,哪里懂得这些。”陈澜脸上虽笑着,语气也轻柔,但那言语却犀利如刀,“只我如今虽然是杨家妇,侯府终究是我的娘家,这事情也不能看着不管。平江伯和我家三叔同朝为官,陈方两家又结了姻亲,这么大的事情,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

“夫人,您留着二小姐一个人陪着那海宁县主,是不是太唐突了?”

“日后静儿嫁过去,也得叫人一声姑奶奶,如今正好有机会,让人相处相处不是最好?陈瑛那个人实在是做事没分寸,把家里老太太长房二房全都得罪了一个遍,如今阳宁侯太夫人还在,到时候静儿嫁过去,万一三天两头被人刁难,她怎么受得起?但只要她眼下讨了那位姑奶奶欢心,进了婆家之后人说两句好话,定然比什么都管用。”

平江伯夫人越说越得意,坐在那儿又笑了起来:“静儿是我女儿,她的性子我还不知道?只要海宁县主是传闻中那样的人,必然会喜欢静儿天真烂漫的性子。这也多亏了她上头有我宠着,下头有她哥哥姐姐护着,没学那许多心计,否则也未必能蒙混过去。只要站稳了脚跟,日后爵位承袭是什么光景,那还难说得很,兴许还能有那福分当一回侯夫人。”

“夫人真是算无遗策。”

一旁的妈妈正逢迎着,就只见一个人影撞开门帘冲进了屋子。吓了一跳的她正要呵斥,可认出是二小姐方静,赶紧闭上了嘴,但神情却是狐疑不明。方静却不管这些,一头扎进母亲怀中就撒娇了起来:“娘,我和三姐姐正说笑好好的,爹偏偏突然进了屋子,不由分说训斥了我一顿,还把我赶了出来!三姐姐正答应我说,以后到京城带我去白云观看燕九节的!”

平江伯夫人一把抱着女儿,正要问些什么就听到这样一番话,立时愣住了。好一会儿,她才按着方静的肩膀让人挪开了些,又问道:“静儿,你说你爹突然进来,还把你遣开了?那这会儿就是你爹在正房陪着你三姐姐说话?”

“是啊!”方静使劲揉了揉眼睛,这才撅着嘴说,“爹一进来就说什么我不懂事,还让我别耽误了下午的课,可我这回出来,每天的琴课女红都没落下过!娘……”

“好好好,别闹别闹!”

平江伯夫人揽着人安慰了一通,随即便唤了方静的乳母进来,让她带着小丫头进去洗个脸,待会再服侍着看会书,这才带着妈妈匆匆出了门。走在外头,她起初步子又急又快,可走着走着就想起上一回去偶园时碰得一鼻子灰,回来还招惹了方翰一通埋怨,她脚下就渐渐慢了下来,到最后竟停在了那儿。偏生这时候,后头那妈妈一个不留神,险些撞在她后背上。

“夫人?”那妈妈一个趔趄偏了一下身子,好容易站稳了,忖度片刻就陪笑道,“夫人,海宁县主终究是女客,让老爷陪着终究是不妥,您是当家主母,总应该过去陪一陪的。”

平江伯夫人被人说穿了心思,不免回头睨视了她一眼,这才面带矜持地说:“就是这理儿,没有大老爷们见人家女眷的道理。老爷也太心急了,有什么话不知道遣了人先对我说,难道我这一把年纪,还会对付不了一个二八都不到的小丫头?传扬出去没来由让人瞧不起咱们平江伯府,就是于海宁县主,说起来也不好听。”

口中说着这话,她却端着架子缓缓前行。待到了正房门口,她有意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让那妈妈挑开门帘,自己轻轻巧巧提了提身前的销金藕莲裙迈过了门槛。可才一站定,她就看到丈夫正托着额头坐在主位,一时竟是看不清表情,而客座上的陈澜则是正淡然坐着品茗,听到动静才抬头看了她这边一眼。目光对视之间,她竟是冷不丁打了个寒噤。

那眼神和她之前见过的完全不同,温和中藏着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冷厉。

“老……老爷。”平江伯夫人突然连说话都有些不顺溜了起来,见方翰闻声抬头,她才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我听静儿说了,所以过来看看。”

“出去!”

方翰突然迸出来的那两个字让平江伯夫人一下子呆住了。她原想辩解几句,可一接触到丈夫那眼神,她就像刚刚避开陈澜目光似的,不知不觉往后退缩了一步。然而,身后的妈妈和丫头偏生已经跟了进来,她不想这么灰头土脸地退出去让人笑话,把心一横便笑道:“老爷,海宁县主毕竟是女眷,总得有人陪着妥当……”

“出去,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吃这一吼,平江伯夫人的脸色顿时变了。而就在这时候,陈澜放下手中的茶盏站起身来,因笑道:“事关重大,平江伯也不要动气,只管好好思量就是。今日我过来实在是有些匆忙,刚刚见了静儿妹妹,竟是连见面礼都忘了,还请平江伯夫人待我转交给了她。”

陈澜说着就从头上拔下了一根赤金的簪子,含笑递给了面色发僵的平江伯夫人。见其愣了一愣才伸手接了,蠕动了一下嘴却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便微微点了点头:“静儿妹妹性子活泼开朗,很对我脾胃,若是夫人还要在南京盘桓一阵子,我和娘就暂住在新街口,不妨常常把她带来串串门。今日我在这叨扰了这么久,眼下也该告辞了。”

被陈澜这么一缓和,屋子里刚刚那沉闷僵硬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不少。平江伯夫人勉强露出了笑容,又说道了几句客套话,而平江伯方翰亦是顺势起身,脸上没了之前那冷硬和不耐烦,而是得体地挽留了一番,旋即竟是亲自送人。他这般做派,平江伯夫人自然不好不送,于是夫妻俩就一路把人送到了二门,直到眼看着人登上马车,随着车轱辘声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中,方翰才突然冷哼一声,竟是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平江伯夫人要开口叫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可她毕竟还窝着满肚子火,索性疾步追了上去,竟是一路径直跟到了书房。一踏进里头,她就厉声把书童都赶了出去,又让跟自己的妈妈在外头看着,这才气咻咻闯进了里屋。

“老爷,我嫁给你也几十年了。今天当着外人的面,你就这么给我没脸!”

方翰此时心里正烦闷着。陈澜起头那话只是一个引子,要紧的是后来那些言语。

他一向觉得自己已经够高看这位海宁县主了,可事实证明,他依旧小看了她。她竟是连他伙同南京守备许阳一块海上走私的事情也摸得一清二楚,随后又把金陵书院算计许家次子和她冲突的事情撂了出来,最后便点出大运河这些年渐渐露出淤塞颓势,倘若金陵书院麾下的那些官员一合力,海运真的完全取代漕运,他这个漕运总督就再没有存在的必要,他不得不仔仔细细考虑她的提议。

这个尚不满十五的小丫头,哪怕是消息灵通也好,麾下另有能人也罢,可终究是一下子洞悉揭穿了他最大的短处!难怪陈瑛那样精明到刻薄的人,竟然会败得这么快这么惨!

因而,这会儿听了平江伯夫人的话,他立时不耐烦了起来,声音低哑地吼道:“什么有脸没脸!既然是夫妻多年,你就该知道,要不是有要紧事,我没事情见别家女眷干什么,你就敢没头没脑往里头闯!自己进来也就算了,也不管好跟着你的那些妈妈丫头,要是让她们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哪怕谁是从小把你奶大的,也留不得了!”

原本理直气壮的平江伯夫人吃这一喝,那气咻咻的样子立时收了起来,面上多了几分小心翼翼:“老爷,什么话这般要紧?莫非是……莫非是她竟敢拿什么事情要挟您?要真是这样,您可不能上了当,轻易答应了什么,不如咱们商量商量……”

“好了,你说够了没有!”妻子一开口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方翰顿时更加恼火,一按书桌站起身来,“这些事情你不明白,不给我帮倒忙就不错了!你只管好儿女们就够了,别的什么都不用你理会,过两天记着带静儿去新街口回拜一下。”

“啊?先头不是说,咱们过几日就回淮安?”

“谁说的?”方翰闻言更是着恼,忍不住重重一锤桌子,“这些混账,让他们往外头散布消息,不是让他们在自己家里嚼舌头!你给我传话下去,若有谁再议论什么走不走的事,一律家法伺候!你去对几个孩子提一声,咱们还得在南京再停留一阵子。”

同一时间,坐车回程的陈澜忍不住长长吁了一口气。她已经把方翰的牌面翻开了大半,而他却不知道自己的牌面有多少,于是这才能占到上风。只不过,那位平江伯终究还是用出了那一招,对她反反复复暗示她母亲的娘家如何如何,可都被她用太极拳搪塞了过去。

亲戚不是单单源自姓氏血缘,而是因为维系这些的感情。他们甚至连她出嫁的时候都没露过面,如今却凭空冒了出来,还和她讲什么感情,岂不是可笑至极?

车子摇晃之中,她逐渐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觉察到车子一阵剧烈的晃动,她一下子本能地抓住了一旁特设的铜质把手,正惊疑地以为旧事重演,车子却很快稳当了,外间须臾又传来了车夫的声音。

“夫人,有人在外头拦车告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冠盖满京华请大家收藏:(www.liehuoshuba.com)冠盖满京华烈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冠盖满京华最新章节 - 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 - 冠盖满京华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冠盖满京华 烈火书吧

猜你喜欢: 带上系统去宫斗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盛唐不夜天重生之侧妃夺宫天下第一妃:神医狂妻喜盈门倾世宠妻锦屏记凤回巢法医王妃不好当!盛宠令金枝夙孽掌家小农女重生嫡女有空间容华似瑾圣手毒心之田园药医以嫡为贵医妃权倾天下重生之田园似锦四季锦弄儿的后宫和离小娘子味香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胭脂债穿越之医妃不萌
完本推荐: 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超级融合全文阅读锦衣当国全文阅读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全文阅读被豪门大叔宠上天的日子[娱乐圈]全文阅读想飞升就谈恋爱全文阅读逆武丹尊全文阅读英雄联盟:冠军之箭全文阅读重生西游全文阅读总裁爹地宠上天全文阅读神秘之旅全文阅读北宋闲王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全文阅读墓地封印全文阅读超级仙医全文阅读绝代神主全文阅读倾世宠妻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魔之玥上为尊末日霸权一品容华箭魔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重生手艺人那个最恶的崽大明之雄霸海外极品全能学生神话版三国画春光动力之王黎明之剑这题超纲了我的绝色美女房客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美食小饭店一妃虽晚不须嗟娘娘她总是不上进来自地狱的男人巧为农家女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仙侣情侠传欺世盗国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首富小村医重生世子爷凌天战尊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吞天龙王

冠盖满京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冠盖满京华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冠盖满京华 烈火书吧移动版 - 烈火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