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烈火书吧 >> 冠盖满京华 >> 第399章 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第399章 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杨进周话音刚落,柳姑姑心中解气,正打算依言抬手送客,就只听门外传来了一阵说笑声。不多时,就只见几个人先后进了二门,最前头那个一面负手缓行,一面爽朗大笑的人正是荆王。他仿佛是没看到这边的一幕,走到近前之后漫不经心地扫了艾夫人一眼,随即就大步上前,一把扳住了杨进周的肩膀。

“杨兄,我知道你是不高兴我代你做了主,可你接任的时候静悄悄的,总不成太夫人和尊夫人一块乔迁的时候,还是悄无声息。想当初冯总督和叶巡抚上任的时候,江南士绅可是摆出了好大的排场,没道理这回你两江总兵上任就破了这儿官场的惯例。你瞧,艾夫人可是两江地面上好些人都要称呼一声师母的,现如今也来道喜了,这面子谁能有?”

荆王话里话外仿佛是在对杨进周强调艾夫人的身份,可说话的时候却只顾着看杨进周,丝毫没回过头来,他身后的艾夫人几乎恨得把嘴唇咬出了血。而杨进周则是不满地看着那自来熟似的按在肩膀上的手,好半晌才沉声说道:“殿下何必越俎代庖?”

“你说越俎代庖也好,说我瞎掺和管闲事也罢,总而言之,我是一片好意,罗世子萧世子也是一片好意!”荆王压根没把那冷冽的语气放在心上,又往后头招了招手,待到罗旭和萧朗上前,他这才笑嘻嘻地说,“你看,这几日罗世子忙着跑四大书院,把册封的事情办得漂漂亮亮;萧世子则是帮着冯总督叶巡抚,把那些闹事的商人给一股脑儿平了;再加上我……总而言之,这一回正印证了一句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自始至终有些嬉皮笑脸的荆王一下子加重了语气,后头的艾夫人原本已经气得转过了身子,可才迈出去一步就听见这最后一句话,脚下立刻就僵住了。因而,哪怕罗旭和萧朗一样是无视了她的存在,只顾着上前和杨进周说话,被晾在一边的她就是再心中怨恨,也只能死挺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萧朗不爱说话,尤其是替荆王解说今日那盛大排场的真意就更不会做了,但罗旭却是最擅长嘴皮子功夫的。再加上他和杨进周的关系远远比其他两人来得亲近,因而三言两语对杨进周低声把事情解说了分明,到最后又招手把柳姑姑叫了过来。

柳姑姑对这位威国公世子知之甚深,近前之后屈了屈膝后就主动说道:“罗世子,恕奴婢大胆,今日这般造势必然事出有因,夫人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可在奴婢看来,她对那位艾夫人实在是深恶痛绝,把这么一位迎进去,只怕比吞了苍蝇还难受。”

“你说得对。”罗旭歪着头想了想,随即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她的脾气我好歹知道一点,若是别人赢了,恨不得在败者面前耀武扬威狠狠发泄一通才好,而她恐怕最希望痛恨讨厌的人直接在眼前消失……我就说,殿下这是马屁拍在马脚上……”

“罗旭,你说本王什么!”

罗旭话音刚落,乍听得背后传来这么一句,扭头瞥见那张颇有些恼火的脸,他立时笑容满面地拱了拱手:“殿下,我说您是……”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荆王心里一下子想起了这家伙带来的皇帝口谕,然后又是一份让自己心惊胆战的密旨,没好气白了罗旭一眼,这才转头走了几步到艾夫人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看夫人脸色似乎不那么好,看来还是昨日册封太过激动了,到如今还未曾恢复过来。既如此,还是早些回去休养休养,杨夫人那儿,让柳姑姑代你赔个不是就完了。回去之后,夫人记得转告艾山长一声,本王嘱咐他的事,他可不要忘了。若是他忘了,这金陵书院的名额可就给别人了。”

这话说得皮里阳秋,艾夫人听得额头青筋毕露,两旁的太阳穴甚至跳得越发厉害了,可她只能死死攥紧手中的帕子,低眉顺眼地垂头应下。及至荆王又死活把杨进周拖出了二门,罗旭和萧朗亦是随之离开,她这才转身慢行,用行不动裙的小碎步捱出了二门,她就觉得浑身力气都完全用尽了,竟是一下子伸手撑住了旁边一棵大树,勉强维持住了整个人。

就这么一路走走停停地到了外头仪门,没找到自己的马车和从人,她不禁越发恼怒,随手召来一个门子就厉声质问了起来。谁想在她好一番疾言厉色下,那门子却是一味不做声,末了才不紧不慢地说:“回夫人的话,今日冯总督叶巡抚等等江南地面上的官员全都来了道喜,诰命夫人更是足足十几位,因而进出的车马都是按照品级排定的。据小的所知,金陵书院是昨日刚刚得了敕命封赐,艾山长赐勋一级,赐六品学官衔,只不过这会儿平江伯和许守备刚到,所以您的车马一时半会进不来,还请您少待。”

这话听着彬彬有礼,可实则是字里行间都在说她品级比不上旁人,艾夫人素来在外是被下人恭恭敬敬捧着拿好话逢迎,何尝吃过这样的哑巴亏?再加上刚刚在荆王面前受到的羞辱,她只觉得脑际突然窜起一丛怒火,竟是下意识劈手一个巴掌甩了出去。

然而,艾夫人那重重的一掌却是扑了一个空,就只见那门子和敏捷的猫儿似的,一猫腰一侧身往旁边一闪,眼看着艾夫人脚下趔趄,险些撞在一旁的门框上,他却只是恭恭敬敬站在一旁,连搭把手的打算都没有。直到艾夫人站稳了身子,用几乎喷火的目光狠狠瞪着他,他才干咳了一声:“夫人息怒,您是千金之体,小的可不敢胡乱碰着。”

“你……”

艾夫人被这话噎得只说出一个字就卡了壳,可一味怒视却是丝毫效果都没有,她只得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捱到自家的马车来了之后就立时快步上车,再也不想在这个该死的地方留上半刻。而那门子客气有礼地看着马车消失在视野中,那笑容立刻就消失了。

“什么书香门第名门贵妇,抬手就知道打人,什么玩意!就这样儿,还敢和咱们夫人顶牛,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性!”

相比那些杂佐官,各级衙门的主官上任素来就是头等大事,然而因为先前南京城那沸沸扬扬的风波,杨进周接印时极其低调,等到大多数人得到消息的时候,前任总兵早已经搬出了这衙门,因而今天新总兵一家搬了进来,自然趋奉的人络绎不绝。外头男人那里的光景陈澜不得而知,可三门内后堂这济济一堂的贵妇千金们,已经足以让她察觉到那不同的光景。

单从品级来说,这里便汇集了整个江南最显贵的那些夫人们——平江伯夫人、冯总督夫人、许守备夫人、叶巡抚夫人、金陵知府夫人……林林总总的官眷就有十几位。而刚刚得了朝廷册封的四大书院里,除了艾夫人不在,其余三位夫人都在其列。

此外还有已经致仕的不少本地名门望族女眷,这其中,从扬州府过来的梁太太虽说丈夫品级并不算高,可因为是荆王的未来岳家,自然被人高看一眼。至于如江家这等在官场少了根基的,江大太太自然只有忝陪末座。

虽说是众人都已经刻意朴素,但那些脂粉头油的香味仍然是充斥着偌大的屋子,哪怕是所有支摘窗全都开着,仍然熏得陈澜有些呼吸不适,更不用说江氏了。因而,庄妈妈来请示午饭摆在哪儿的时候,早在搬进来之前就已经看过这总兵衙门屋舍图纸的陈澜信口就说出了三个字。

“碧水阁。”

碧水阁乃是总兵府后衙的一座水榭,前头临水,后头掩映着几株已经有些年头的古槐,高大的冠盖遮蔽住了初夏明媚的阳光,再加上水面上架设了水车和竹制水管,四面木窗全部移开之后,内中就是凉风习习。因而此时二三十人坐在其中,虽是人声喧哗,却也不嫌拥挤气闷。再加上都是每人一张小几,几上三四色吃食攒盒,倒也整整齐齐。只是距离主位上那婆媳俩远的人,这会儿就是想拍马屁也不太容易,毕竟,谁也不能扯着喉咙高声叫嚷。

因而,当柳姑姑悄悄走到陈澜身侧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女主人脸上那一丝满意的笑意。顺手取了自斟壶给陈澜面前斟了浅浅一杯,她就弯下腰轻声道:“厨房里头有路嫂子掌总,再加上都是熟手,云姐姐也在那儿照看,红螺芸儿则是在后头收拾东西,一切都是井井有条。”

陈澜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举起小杯啜饮了一口,这才头也不抬地问道:“柳姑姑刚刚代我去传话,那位怎么说?”

“艾夫人?”柳姑姑眉头一挑,随即笑道,“她倒是撂了一句狠话,可不想老爷突然回来了,一句话把人噎得够呛。偏巧荆王也来凑热闹,总之她是被抢白得脸都青了,后来就被荆王打发回去了。不过,奴婢看她的样子,就怕之后……”

“不怕什么之后。”陈澜轻声打断了柳姑姑的话,下巴轻扬扫了一眼正在逢迎江氏的那些贵妇,一字一句地说,“看看今天来了多少人?情势比人强时,不服软就只有自取其辱!”

中午这一顿高朋满座的午宴之后,按照江南这地儿平日里上任入衙乔迁的规矩,同僚下属等等自然是各自告辞回去办事,而官眷们也多半是随着丈夫离开,可眼下已经到了午后未时,满屋子莺莺燕燕却没有一个告退离开的,反而是变着法子往陈澜面前凑。

陈澜在扬州和南京先后停留了这许多日子,虽和人交往的次数并不多,可仍然是有人打听到了她的喜好,这会儿就没人提什么胭脂水粉绫罗绸缎之类的勾当,对着陈澜话里话外全都是那些仿佛闲聊一般的家长里短。这其中,那位最初在二门露过面之后就说是因身体不适早早告退的艾夫人,自然成了女人们笑吟吟津津乐道的话题。

“说起那位艾夫人,在咱们金陵府里可是了不得的人物。这回朝廷册封的四大书院里头,别的三家都是山长当家,只有金陵书院是她一个女人顶在前头,艾山长反而只是讲学,别的什么都不管。所以,出去的学生人人都叫她一声师母。”

“什么当家,她也就是搂钱第一把手,金陵书院能占着南京乃至江南第一的名头,可不是因为他们会搂钱?既然要搂钱,自然就脱不开买卖,可普通的买卖哪里有那许多的利钱?据说,这除了不经市舶司走海上那条路子之外,还有就是靠着书院的幌子接收别人投献的田地,每年少交的赋税就是一大把!”

“咳,那些官面上的大事,咱们这些妇道人家就不要多说了!咱们又不是杨夫人那等睿智的,说着说着自己指不定都糊涂了。要我说,这位艾夫人比咱们精明得多,虽是填房,却能把原配嫡子给挤了出去,听说那位成亲后就直接带着媳妇去了岳麓书院,三年两载都难得回来。做女人的失了贤惠,人前却还是一副贤良的师母样子,瞧着就让人恶心!”

最初还只是说道一些人尽皆知的,之后则是开始往深里挖掘,最后干脆揭人阴私,陈澜听着听着,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没了。而江氏虽已经觉察到艾夫人恐怕和前几日那沸沸扬扬的勾当脱不开干系,可却不喜欢背后听人诋毁别人,见这越说越不像话了,自然而然就轻轻拍了拍扶手,三两句把话头拐到了别的上头。这时候,趁着那几位夫人不自在地从陈澜身边挪了开来,江大太太趁机就挤了进去。

“杨夫人,多亏了您神机妙算,江家才能熬过了这一关。三老太爷如今放手把好些事情都交给了老爷,族里人大多也不敢再聒噪了,唯有四房的十八弟还在那上蹿下跳地造谣生事,我家老爷说,凭他做下的那些糊涂事,就该开了祠堂好好办他!”

见江大太太那种从动作话语表情中都流露出一股谄媚来,又是直截了当把十八老爷撂了出来,陈澜哪里不知道江家一族已经是认清了风色,希望借此一事让自己那婆婆消气。她此前就已经决定扶上长房一把,而且很厌恶那位煽动了许家老二许进的江十八老爷,可此时此刻,她却只是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江大太太。

“大太太是打算为长房立威么?”

江大太太不料陈澜不接话茬,反而直截了当撂了这么一句话,一时间颇有些狼狈,好半晌才强笑道:“三老太爷说是交了权,可终究我家老爷威望不足,借着机会把不肖子弟给清理了出去,族中上下的风气也就正了。更何况,这四房当家原本就该是十五老爷……”

陈澜见那边正在和人说话的婆婆江氏看了看自己这边,大约是刚刚听见了什么,她就顺势阻止了江大太太继续往下说,随即站起身来,寻了个借口叫了江大太太到外头说话。因谁都知道江氏出身江家,其他人自是仍然安坐如故。

到了外头凭水栏杆处,陈澜方才站住了。见江大太太谨慎地离着三步远,她便颔首示意其上前一些,这才不紧不慢地说:“江家十八老爷的罪过是否要开祠堂,这是你们江家的内务,我管不着,娘那儿更是不会插手。至于四房当家的事,那得看十五老爷自己的意思。我要说的只有一条,该是他名下的产业,一分一毫都还回来,其他的你们看着办就是。”

“是是是。”

江大太太听说陈澜对四房由谁当家竟然并不在意,不觉大喜过望,连声答应之后就盘算起这里头能否动些别的手脚。就在她飞快打算盘的时候,就只听陈澜又开了腔。而这一次的话,则是让她心头猛地一缩,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我听说,江家明日就要正式举办族长接任大典?既然是三老太爷都已经留下接任了族老,执事等等也该清一清了,一味让老朽的人占据了位子,于江家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之前江四郎随着萧世子办过不少事,我听说他在扬州亦是经营得不错,这样的人不能因为是旁支就束之高阁,理当重用才是。”

“江……四郎么?”

自从丈夫接任族长之后,江大太太早就想把江四郎撂在一边。她自己有儿子,而且娘家还有好几个外甥,满心打算着安插亲信,可接下来得知的消息却是江四郎和镇东侯世子走得极近。而这一次陈澜明明白白提出了这一条,她是答应又不甘,拒绝又不敢,好容易才赔笑应道:“夫人说的是。我家老爷只是觉得四郎年轻……”

“他孩子都已经有了,年纪也不算小,再说不论阅历才能,他都足够独当一面了!”

见江大太太为之一噎,最后言不由衷地答应了下来,陈澜方才转头扶着木栏杆,看着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江家和婆婆之间的恩怨已经是过去式了,三老太爷的失势再加上那位十八老爷的落马,婆婆的心结差不多也就能打开了。而杨进周在江南还不知道要呆几年,一个能够为自己所用的江家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毕竟,无论荆王还是萧朗,亦或是罗旭,总不能在这儿一味逗留下去,平江伯方翰和许阳也不能完全信赖,她必须往江家楔一颗钉子。

江大太太违心答应了这么一桩,心头自是颇不痛快,只在陈澜面前不好显露出来。心不在焉说着话的她正想寻机退出去,突然看到那边木桥上几个人先后走来。当认出了其中的一个人时,她一下子眼睛一亮,要挪出去的步子也一下子收了回来。

“对了,这总兵府地方虽宽敞,可我瞧着夫人和太夫人带的人手并没有多少,平日里杨大人多要坐衙办差亦或是出去办事,您二位兴许难免寂寞。我家九娘已经过了明年就十四了,人虽拙些,却可以给夫人和太夫人作伴。赶明儿我带来让夫人瞧瞧,若是好,不妨留着她说话解闷,就是这南京城里,她也认得路。”

无缘无故江大太太突然提到了女儿,陈澜不禁眯了眯眼睛,待瞧见那边木桥上过来的一行赫然是杨进周和荆王萧朗罗旭,她不禁若有所思地用手轻轻摩挲着那温润的木质栏杆。正要说话时,她就听见背后传来了一个笑声。

“想不到有人和我想一块去了。我家二丫头听说夫人和太夫人搬到总兵府来了,就嚷嚷着要过来。她是从小就野惯了的,认路不说,哪里好玩哪里好吃,哪里道观寺庙的签最灵验,她全都清清楚楚。要是夫人说好,我回头就把人送过来做个伴儿。”

这边厢江大太太才把女儿主动送来,这边厢许夫人也是一开口就是这一茬,陈澜看着阳光下头最后进了水榭的萧朗,心中不禁哂然。这一分神,待到发现许夫人正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睨视着江大太太,她便索性咳嗽了一声。

“既然是殿下他们来了,我得出去迎一迎,夫人和大太太不妨自便。”

尽管江南这边的风气稍稍开放一些,但杨进周这一进来,还带着荆王萧朗和罗旭,其余诸位夫人太太自是纷纷退避不提,只有梁太太被江氏硬留了下来。尽管如此,厮见行礼的时候,梁太太仍是有些不自在,直到荆王提起梁大少爷的婚事,她的脸色才缓转了些。

“原定了是半月前,可因为事情耽搁了,索性延迟到了端午节之后。幸好如此,否则前一阵子那满城风风雨雨的,太夫人和夫人就算接了帖子也没工夫过去。”

“要是早几天,我也没回来,这么大的喜事也要错过了。”荆王仿佛没看见梁太太那一下子变得异常震惊的脸色,笑眯眯地说,“令千金正在宫中,此次只怕不得抽身,既如此,我去也是一样的。”

此话一出,不但江氏为之愕然,就连杨进周和萧朗也是相顾莞尔,至于罗旭则是更加直截了当地笑了起来。正好从外间进来的陈澜也听到了这话,见荆王虽是面上含笑,却是正儿八经的语气,不由觉得这位皇子倒还有可爱之处,谁知道荆王转眼间就一本正经地看向了萧朗。

“况且本王若是不去,某些人岂不是会望断了秋水?萧世子,不如你陪本王走一遭?”

PS:上个月更新七零八落的,没敢要粉红票,今天诚恳求下小粉红,谢谢大家……话说,前一阵子看了卫风新书《丹凤朝阳》,感觉很不错,很有从前看《福运来》的感觉,可某人的前两本居然都没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冠盖满京华请大家收藏:(www.liehuoshuba.com)冠盖满京华烈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冠盖满京华最新章节 - 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 - 冠盖满京华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冠盖满京华 烈火书吧

猜你喜欢: 医妃读心术重生嫡女悍妻[综武侠]珠连璧合丧尸不修仙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凤踏九霄之逆天魔妃四季锦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画仙欢喜记事药门仙医天下第一妃:神医狂妻皇帝难为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纷纷落在晨色里尼罗神归世婚京门风月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以嫡为贵容华似瑾重生嫡女有空间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红楼]权臣之妻
完本推荐: 网游三国之城市攻略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超品鉴宝师全文阅读九鼎记全文阅读重生之资本帝国全文阅读异界之极品奶爸全文阅读逍遥小镇长全文阅读战国征途全文阅读神级幸运星全文阅读绝强修真高手全文阅读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全文阅读万界疯人院全文阅读大学士全文阅读仙遁全文阅读君九龄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混元开天经全文阅读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捡漏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药门仙医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掌家小农女箭魔快穿:我只想种田隋唐君子演义穿成八零福运小团宝御鬼者传奇巧为农家女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仙子请自重重回五零当军嫂神医凰后神医弃女万兽朝凰天命修罗绝世武魂诸天万界之帝国崛起茅山遗孤五零俏军嫂养成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纯情大明星仙王的日常生活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太虚圣祖三栖特种兵水浒浮世录

冠盖满京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冠盖满京华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冠盖满京华 烈火书吧移动版 - 烈火书吧手机站